您当前的位置 :认识景德镇 > 瓷器中国 > 景瓷与中国文化 正文
景瓷与民俗
2015-01-16 16:59:58   编辑:方雪
字体:  

  明宣德·青花白鹭黄鹂纹蟋蟀罐

  景德镇陶瓷是一种工艺美术,也是一种民俗艺术、民俗文化。陶瓷民俗文化和民间传说作为瓷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成为景德镇陶瓷文化的伴生物。

  太平窑

  近二百年多年来,景德镇都有传统风俗烧“太平窑”。

  “太平窑”是一种类似圆筒的象征窑。它用一只只烧瓷器时用作垫底的圆瓷渣饼搭成,这种窑大的一丈多高,小的也有三尺左右。

  相传太平天国期间,太平军曾几次到过景德镇。清兵的头目为了死守住景德镇,堵住江西通往安徽的通道,下令将镇上所有的烟囱和瓷窑拆掉,以便用它的砖头筑起一座座防御工事抵抗太平军的攻打。当辅王杨辅清率领的太平军逼近景德镇,清军知大势已去,只好撤退逃命。逃走前,将瓷窑烟囱破坏炸毁。太平军开进景德镇后,下令打开官府的粮仓和金库,并要富户拿出钱粮,然后将米和钱分发给穷苦百姓。

  中秋节到了,老百姓准备与太平军一起欢庆,但此时的景德镇已是一片萧条景象。一位老窑工说:到处都是渣饼,何不用这些渣饼垒成窑的样子,内用松柴燃烧,用窑火来庆祝。于是当晚,只见各处火光闪闪,火焰冲天,大家欢乐到深夜。

  后来人们为纪念这一盛况,也寄托自己的向往,就语义双关地把它叫做“太平窑”,每到中秋节烧“太平窑”就成了景德镇的传统风俗习惯。

  “知四”肉

  景德镇的陶瓷民间传说中除了节日、祭神方面的内容,还有一部分是与地方饮食风俗相关的民间传说,这也是极富景德镇地方特色的。

  早先,镇上有个姓郑的窑户老板,为人尖酸刻薄、吝啬,把坯房佬折磨得个个像皮猴子。一次,瓷工中领头的蒋知四师傅劳累了一天,肚子里没进一粒米。到断黑时分,好容易才端上碗。一扒饭,满嘴是沙,再看菜,是五里外都能闻到臭味的毒豆腐。一气之下,他把碗砸了。蒋知四是条好汉,为人豪爽,爱打抱不平,于是冲到老板面前质问他。蒋知四见老板爱理不理的样子,气愤地说:“我再哇(说)一遍,伙计们三个月不知肉味了,再不给,我们就歇工。”“敢!”郑老板恶狠狠地说。说停工就停工,当晚果然停了工。不久,郑老板勾通官府,把蒋知四抓进衙门。在里面经过几番折磨,蒋知四被弄得死去活来。蒋知四的顽强不屈使得最终被剁了头,可坯房佬还是不复工。“要肉”的风潮越闹越大,窑户老板见杀鸡给猴看不顶用,只好答应瓷工每月十二两肉。

  瓷工斗争赢得了胜利,高兴地将这种肉做成味道鲜美的佳肴。肉煮好了,先还要行一套规矩:在坯架上,摆上三块坯板,搭成一个烧香的台子。接着放爆竹,供肉祭奠,行完这套简朴的仪式,才能享用一个月唯一的一餐肉食。镇上的瓷工们为纪念这位英雄,把这餐肉食叫“知四”肉,而“知四”肉现在也已经成为景德镇的一道名菜。

  帮会行规

  景德镇陶瓷民俗大多数作为一种民间礼俗,一种民间习惯法、行为规范,对当地每个生活在其中的瓷工、民众都具有严格的约束力。由于行业帮会是一个以业缘为基础的共同体,行规在强调业缘归属与整体的统一及和谐的同时,也强调行业内部的个体必须保持相对稳定的序列与位次,成员间相应的权力和义务都视其从业时间的长短和技术的高低等情况而定。

  如在都帮(都昌人帮会)中“冯、余、江、曹大似天,张、王、刘、李站两边”,也就是说,在景德镇陶瓷业谋生的都昌70多个姓氏中,其中冯、余、江、曹这四个姓的地位最高,其次是张、王、刘、李,其原因是冯、余、江、曹这四个姓的都昌人最早到景德镇生产陶瓷,其次是张、王、刘、李。这8个姓在都昌所垄断的陶瓷行业中从业时间最早,因此地位最高,他们犯了行规处罚也很轻。这8个姓氏中当窑户老板的有钱人也较多。由于在景德镇瓷业行帮中,除了业缘关系外,还有血缘、地缘等关系,因此从业人员的地位不仅由其从业时间的长短而定,还要由他的血缘等级和地缘等级序位而定,随之而来的一切权利义务都是注定的,不可更改。

  景德镇的陶瓷文化资源源于景德镇悠久的制瓷历史,更源于景德镇历史上辉煌的民俗艺术。了解景德镇的陶瓷民俗艺术的文化特征,把握景德镇的陶瓷民俗艺术与当地文化的紧密关系,无论是发展景德镇陶瓷艺术还是复兴景德镇文化,都有重要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