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认识景德镇 > 瓷器中国 > 景瓷与“一带一路” 正文
明代中外陶瓷文化交流
2015-01-19 20:23:39   编辑:方雪
字体:  
郑和下西洋时期的永乐瓷器

  马来西亚“万历号”沉船上的外销克拉克瓷器

  明代郑和下西洋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瓷器在这期间尤其发挥了重要作用,郑和不仅给世界各国带去了精美的瓷器,同时网罗回各国宝物。对于瓷器最重要的贡献就是苏麻离青料的批量引进,从而使青花瓷器在永、宣时期出现了独特的风格。

  公元1405年开始,由于郑和七次下西洋,景德镇青花瓷、浙江青瓷、福建白瓷,扬名海外,并由东非传及欧洲,使中国瓷器名声大振,海外需求大量增加。不但海外商船相继到景德镇、杭州贩运瓷器绸缎等商品,而且明代国内不少大商人如李锦、潘秀、郭震等,大量装载瓷器等物出海销售,满足海外需求。当时巨商郑龙芝兄弟,拥有商船百艘,海员千余人,常到景德镇采购青花瓷、茶叶,去浙江采购绸缎,然后派遣海船运到东南亚、阿拉伯、东非各地销售,深受欢迎。

  日本著名陶瓷考古学家三上次男率学者在东南亚、非洲考察了中国古代陶瓷输出亚非各国的大量碎片,著有《陶瓷之路》一书,称海上丝绸之路为陶瓷之路,也是古代景德镇陶瓷的国际贸易之路。聪明智慧的景德镇制瓷工匠,从交换宝物之中汲取外来文化做为丰富中华民族文化的营养,明代早期的青花传世品中不乏看到这种文化交流的结晶,可以看到一些具有西亚地区特色的造型器物,有的造型或纹饰与伊朗、叙利亚、土耳其等国家器物一样,有的在造型或纹饰上稍加改变,这些瓷器今天已被视为东西文化交流的历史见证,是研究中国与西亚地区伊朗、叙利亚、土耳其等国家人民友好往来与贸易交往等问题不可缺少的实物依据。

  十六世纪葡萄牙和西班牙人从东方带回的茶叶,丝绸,瓷器,工艺品以及神秘的东方文化,极大的触发了西方人的好奇心。而西方文艺复兴运动引发的对传统的怀疑和批判,反过来更加深了西方世界对东方文明的敬仰和崇拜。欧洲上层社会很快就以穿中国绸,喝中国茶,用中国瓷,谈中国事为荣。

  由于数量稀少和制作精美,中国瓷器在当时的欧洲市场上比黄金还贵。在这一丰厚利润的驱使下,明代正德年间,葡萄牙商人开启了与中国的陶瓷贸易大门,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由于中国瓷器在欧洲受到普遍欢迎,成为权势财富的象征,因而,欧洲商人大量高价收购景德镇优质瓷器,极大地促进了景德镇民窑的发展。这一时期的景德镇瓷器由于接受国外商人的单独定制,更是对景德镇瓷器的纹饰、器型甚至制瓷工艺产生巨大的影响。“克拉克瓷器”就是一个典型,克拉克瓷器就是当时景德镇外销到欧洲的最大宗的瓷器,它包括了盘、碗、瓶、军持等,以盘最多且最具典型性。这种“克拉克”类型的瓷器就是深受欧洲装饰纹饰的影响,完全迎合了欧洲人的审美需求。